首頁  > 歷史文化 > 文化 > 文苑

秋天的記憶

來源: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11-13 08:00

  “如果春天是珠圓玉潤的小詩,夏日是管弦嘈切的歌劇,而秋天則是一篇優美的神話,富于想象,更富于色彩。”(張秀亞)“夏是傖夫,春是艷姝,冬是嫠婦,只有秋天才是一位宜濃宜淡,亦莊亦喜,不帶俗氣,有偉大的心情,文學的趣味,能領略你的一位少女”。(葉靈鳳)作家們帶著“偉大的心情,文學的趣味”為我們呈現出多彩的秋天。

  “秋天,無論在什么地方的秋天,總是好的”,雖然南國之秋有它特異的地方,但是郁達夫還是更偏愛北國的秋,故都的秋,“北方的秋雨,也似乎比南方的下得奇,下得有味,下得更像樣”,“北方的果樹,到秋天,也是一種奇景。第一是棗子樹;屋角,墻頭,茅房邊上,灶房門口,它都會一株株地長大起來。像橄欖又像鴿蛋似的這棗子顆兒,在小橢圓形的細葉中間,顯出淡綠微黃的顏色的時候,正是秋的全盛時期;等棗樹葉落,棗子紅完,西北風就要起來了,北方便是塵沙灰土的世界,只有這棗子、柿子、葡萄,成熟到八九分的七八月之交,是北國的清秋的佳日,是一年之中最好也沒有的Golden Days”。郁達夫是江南才子,不知為何卻獨愛北國的秋,甚至說出這樣的“傻話”,“這北國的秋天,若留得住的話,我愿把壽命的三分之二折去,換得一個三分之一的零頭”。

  施蟄存與郁達夫同樣喜愛秋天的樹,但在他看來,秋天最美的樹是柿樹,因為“柿子殷紅的時候,柿葉就開始被西風吹落了。柿葉落盡以后,掛滿樹枝的柿子就顯露出它們的美麗來了。而且,這里的柿樹的生殖力又那么強,在每一株樹上,我們至少可以數到三百個柿子”,“每一株樹上掛著三百盞朱紅的小紗燈,而這樹是綿延四五里不斷的,在秋天的斜陽里,這該是多么美麗的風景啊”。

  鐘敬文與郁達夫一樣愛北平(京)的秋色,“秋天是北京最可愛的一個季節,盡管我們還嫌它的日子短了些。當這房子里火爐還沒生火,氣候涼爽可是并不寒冷的時候,觀覽香山一帶(包含碧云寺在內)自然的豐富色彩,正是北京市民和遠方游客一種難得的眼福。讓古代那些別有懷抱的傷心人,去對葉子嘆息或掉淚吧!我們卻要在這種紅、黃、赤、綠的自然色彩的展覽中,作一個縱情的、會心的鑒賞家!”

  北國之秋,固然令人喜愛,但在孟超眼里,秋的圣地卻是青島,“那里,山,在初秋,被翠綠的草色點染得更加清秀妍麗,遍山的爬山虎的葉子,紅得像胭脂一樣,不用三杯兩盞也就心醉了。自然海浴場是闌珊了,軟沙的輕夢,也快到了醒的時候,但晚間山高月小,秋濤擊著巖石,南海沿人跡還不冷落,在煦煦的余溫中,臨著海去聽秋聲,的確會使人心情奔放的!”

  老舍最愛的是濟南的秋天,“這個詩意秋光秋色是濟南獨有的。上帝把夏天的藝術賜給瑞士,把春天的賜給西湖,秋和冬的全賜給了濟南”,“在秋天,水和藍天一樣的清涼。天上微微有些白云,水上微微有些波皺。天水之間,全是清明,溫暖的空氣,帶著一點桂花的香味。山影兒也更真了。秋山秋水虛幻地吻著。山兒不動,水兒微響。那中古的老城,帶著這片秋色秋聲,是濟南,是詩”。

  秋天除了有地域之分,還有時間之分——初秋、中秋、晚秋。林語堂最愛的是初秋,“那時暄氣初消,月正圓,蟹正肥,桂花皎潔,也未陷入凜冽蕭瑟氣態,這是最值得賞樂的。那時的溫和,如我煙上的紅灰,只是一股熏熟的溫香罷了”。

  給張承志印象最深的卻是立秋之日。經歷過長長無盡的苦夏后,“突然覺出‘涼爽’的一剎那,我怔了一怔。那低低的喚聲正陰柔地浸漫而來,一瞬之間,不可思議,永遠汗流浹背的身體干了。我吃驚地回顧,發現行人們——北京人們都在彼此顧盼。接著,滿樹葉子在高空抖動了,并沒有風,只是樹杈間傳來一個訊號。我差一點喊出聲來,一切是這樣猝不及防,只在那分秒之間,涼爽的空氣便充斥了天地人間”,“我幾乎想落淚。久久的苦熬居然真能結束,立秋是真實的。只這樣怔了一剎那,天空中那涼爽開始疾疾運行……藍天頓失了那種炫目的光亮,此刻藍色純正。風升得更高,連梢尖上的葉片也在凝思——但是涌涌的涼爽漫天蓋地而來,在這一個時刻之中消除了全部往昔的苦熱”。

  當然秋天帶給人的并不都是歡喜,也有悲愁。“輕裹在云錦之中的秋月,像—個遍體蒙紗的女郎,她那團圓清朗的外貌像新娘,但同時她冪弦的顏色,那是藕灰。她踟躕的行踵,掩泣的痕跡,又使人疑是送喪的麗姝”,在徐志摩看來,秋月的特色是“不論她是懸在落日殘照邊的新鐮,與‘黃昏曉’競艷的眉鉤,中宵斗沒西陲的金碗,星云參差間的銀床,以至一輪腴滿的中秋,不論盈昃高下,總在原來澄爽明秋之中,遍灑著一種我只能稱之為‘悲哀的輕靄’和‘傳愁的以太’”,使得我們“即使你原來無愁,見此也禁不得沾染那‘灰色的音調’,漸漸興感起來!”

  有的人獨愛秋天的感覺,有的人惆悵于秋天的悲涼。說到底,秋天自身并無好壞之分,只是人心境的不同而已,正如李國文所言,“秋天來臨,天高氣爽,萬里無云,心情好的人,自然覺得非常痛快”,“可是,假如這個人十分懊喪,碰上了倒霉的事,連喝涼水都塞牙的時候,就會感到秋天不那么快活了。觸目荒涼,冷風颼颼,落葉飄零,枯草萋萋”。(宮立)

时时彩开奖开结果 微信小程序派派为什么能赚钱 贵州快3走势图1000期 怎样玩五分彩稳赚 环亚彩票安卓 广东26选5复式10个 申城四人斗地主棋牌 问道端游新区怎么赚钱 迅雷赚钱宝pro怎么买 乐彩网3d 时时彩计划 天天棋牌安卓官网 安置帮教怎么赚钱 武侠小说多少赚钱 赚钱的五种方式 开心棋牌大厅 深圳北京单场网点查询